我愿长醉不复醒,但求多睡陈伟霆。

© 澄明琉璃瓦
Powered by LOFTER

没有脑洞,只能靠沙雕产出………

甜甜的段子几则

瞳耀  甜甜的段子几则


1.衣柜

整洁的衣柜里,衣服一般都是提前搭配好的。

特别是颜色的搭配上,一套白配一套蓝的,一排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柜的左侧,控出了右侧的范围。

白羽瞳把右边的位置擦的锃亮。


2.养猫

养猫的人家,最常发出的声音就是喵喵声。

人类的喵喵声。

“猫、猫儿、展耀、展博士、展大心理专家。”


3.打赌

谁能算计得过心理学家呢?

王韶和赵富打了个赌,到底是白sir更喜欢展博士,还是展博士更喜欢白sir呢?

路过的猫亮出了爪子,决心不能让自己落后于人,于是白sir穿上了洗的不是很平整的衣服,车钥匙挂上了一只猫仔。

“那这赌算谁赢啊?”

“算白sir呗。”


4.心理学

展耀从有心...

七日谈 章八:灰毛凤凰

吴大娘红了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越就拉着她不放:“你别恨我,金鑫收集了我叫一些下人的证据,还偷了一些金子,一旦揭露出来我性命不保,只能杀了他……”


“她有什么好恨的?”到了这时候,吴四娘反而不再像之前一样激动。她平静了下来,她伸向吴越的手也垂了下来。“当年她没选择和你走,现在有什么资格恨你?她一心想着瞒着你孩子的事,怎么会想到你为了不让她和她的儿子也搅进这混水里来装傻?吴越,你未免太不公平。”吴四娘确实是位佳人,她低眉顺目时还是会令人不忍的,吴越张了张嘴,说不出别的话,吴大娘也哑然。


“花公子也称得上是算无遗策了。”吴四娘不再看吴越一眼,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花满楼:“金鑫是我手下指...

七日谈 章七:真相揭露进行时

吴家宅子的风光还是不错的。一路被拉着关进暗室的花满楼闻得见花的香气,闻得见水的幽静,闻得见树的苍郁。天下的宅子都各有各的美好,万梅山庄的大气、花家堡的秀丽,不过暗室倒是都差不多。自从和陆小凤一起扬名天下,花满楼就是暗室的常客了。为什么江湖各家都坚定的认为暗室能困住花满楼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现在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吴家的暗室确确实实困不住花满楼。

“七公子……”有人小声的在外面喊。

“七公子。”花满楼脸上正挂着由衷的笑意,让吴大娘的鼻头泛酸。吴大娘走进暗室,径直就要跪下,花满楼却扶住了吴大娘的手,让吴大娘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七公子不应该以身涉险,我本想……我本想……”吴大娘红了眼眶,一句我本...

七日谈 章六:章六

天气渐热了。


要是遇上阳光明媚的天气,城里热的像个蒸锅。花满楼起床后给花浇了浇水,吩咐下去叫人搁了个西瓜在后院的井里,然后才叫人往吴家送拜帖,准备午后再去拜访。


“我们家老爷今天刚巧接了个大单子,往河南跑货去了,这一路上来来回回估计得一月有余呢。”吴家的管家把花平迎进了门里,给倒了茶,这才一脸歉意的道歉。“这真是,若我们老爷知道今天七公子要上门拜访,那必定是要推迟几天出发也要好好接待七公子的,七公子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话,你只管和我说,我可书信一封托给我家老爷。”


花平回到百花楼时,花满楼已经把西瓜拉上来,片成片叫金元宝吃了。见花平回来,只招呼他来吃西瓜,便自己上楼去了。...

七日谈 章五:章五

一锭金子。


很小的一锭金子。


很不平凡的一锭金子。


那金子手摸起来的质感和敲击时的声音,和早前那块大的都是完全相同的。


“他倒是幸运,吴大娘家隔壁一家人都叫杀了,他竟然逃过一劫......”陆小凤话没说完,花满楼面色一凛,陆小凤也沉下了心来,往赵三离去的方向追去。也不知之前的人查到赵三没有,此时不能放他一人回家。两人赶到时赵三瘫坐在家门口,有血顺着门口的排水沟缓缓的流出来。赵三疯狂的叫,却腿软的站也站不起来,没法往里迈一步。两人急匆匆的上前,花满楼要去扶赵三一把,陆小凤抬腿往门里去。


数道刀剑的破空声猛的响起,去势之快叫花满楼心下一紧。直接提起赵三猛的退了数步,让...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就当给正文补个小剧场吧
∠( ᐛ 」∠)_
说起来好奇心这个梗就很好用啊

陆小凤是个保有丰富好奇心的人
好奇花满楼的睡相
好奇花满楼的熏香
好奇花满楼喝醉了的模样
好奇花满楼眼里的自己啥样
感觉就好奇一个梗就可以写很多肉

○| ̄|_

七日谈 章四:柜中看美人,一线微光颜色逼人

“到了。”花满楼准确的停在金元宝家门前,笑容有些复杂。若说上次来时还未有所觉,今天再走一遍就回味出不对,金元宝的家这样穷,吴大娘却缜密而又细心,做出来的吃食又极为好吃。不是说好吃不对,而是花家到底是巨富之家,即便百花楼里花满楼不算铺张,总有些精贵的吃食,吴大娘竟也能一一料理清楚。这点或许还能用在大户人家做过活解释。

今早吴大娘听到她们要去找抓金元宝的女子线索时却有些慌乱,不似平时的温柔,且不愿意金元宝出门,再联系之前她突然放弃找出元宝爹死去的真相,其中恐怕还有隐情。只是到了门口,花满楼突然不太想推开门了。

陆小凤上前把门推开,门内的场景也展现在他眼前。家中的柴火备的并不多,江南多雨,柴总是...

七日谈 章三:过渡甜饼

百花楼里有不少好酒。人都道陆小凤的人缘极高,实际花满楼的人缘那才是顶顶的好。和陆小凤好的,就很难不对花满楼此人产生好感,更别说花满楼为人是无可挑剔的,人缘就更好了。花满楼作为一个江湖中人,也是个正年轻的,说不好酒那是假的,亲友们也都投其所好,往百花楼送了一坛又一坛,勾的陆小凤这酒虫隔段日子就要在百花楼赖上一赖。


百花楼入了夜是不点灯的,陆小凤也懒得去点。他抱了一坛子酒上了花满楼房间的屋檐,往檐上大大方方的一躺,花满楼坐在檐下,慢慢的品着杯子里的酒。


“本来以为来你这里可以躲个清静,没想到还是有麻烦事找上来。”陆小凤一手拿着那女子遗留的簪子,遥遥的对着月亮端详。“这上边好像有什么特殊...

七日谈 章二:落花时节又逢君

世上的人都有爱美之心,于是爱花之人就数不胜数。若是要和女人打好交道,说不得就得对花有些个了解。

陆小凤对花可谓是有几分研究的。

去年九月,他宿在山西,和赛天仙聊起花时笑着说:“这时候,花要数花满楼的茉莉,最和美人相映成趣。”去年十一月,他宿在江西,和苗栗聊起花时笑着说:“正是山花要开尽的时节,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下次要是有闲暇,邀你去江南看看花满楼的枇杷芯,风光摇曳,最和美人相映成趣。”今年开春,他在万梅山庄附近逮着了司空摘星,打赌叫司空摘星把庄子里里最漂亮的一支白梅顺出来。司空摘星差点叫西门吹雪一剑削去了眉毛,花没偷出来,倒是老管家折了几支开的正正好看的给陆小凤,又泡了药水,估摸着能香一...

七日谈 章一:金元宝

张说书是个说书的,原先是有个极雅致的名字的,后来辗转的地方多了,人们口口声声叫张说书,时间久了,竟也传开了。由此你也可见得,这张说书的实在是个好说书的,有的孩子见了他,许还要叫他个先生呢。

张说书实在是个聪明的说书人,他每个地方只呆七天,说起故事来就讲究一段故事,这段故事越说越细越说越全乎,茶楼饭馆里,总有人追捧他,等他来说一段的。这故事也不是一般故事,那是张说书仔仔细细琢磨出来的。若说市井里的人最爱听什么,那必须得是波澜壮阔的江湖。那经历,要惊险离奇才最得老少爷们们的青睐;故事里的人,要英俊不凡武功高强才能满足大姑娘小媳妇的胃口。

江湖上谁最炙手可热?那必然得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要是有嘴...

赵处,喜庆啊

怎么回事😂😂😂
还非常想笑
还非常可爱
这是什么好东西

地星异能事件簿01

魔鬼脑洞

        赵处长是海星的瑰宝。这是郭长城写在自己笔记本上的第一句话。

       
        得出这个结论的过程有多艰难吃了楚哥多少个爱的捶击先不去说,也不去说沈教授在观光莅临特调处指导的时候看见这行字以至于小郭同志去出了不少次恐怖事件的外勤。就这个结论而言,虽然楚哥嗤之以鼻红姐翻了个白眼说死给林静笑的发抖炸掉了实验室大庆喵了一声,郭长城觉得自己还是很中肯的。...

你说你这么大一人(蛇皮脑洞)

自打上次沈教授不慎伤手后,赵处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批评沈教授的感觉,你这么大一人也成为了他的口头禅。

“沈教授!我说你这么大一人,怎么不知道变通,不知道和世界交流呢?”强行送了一堆特调处出品的电子设备的赵处如是说。事后沈教授有意无意在摄像头前摸摸赵处长的照片,打理打理自己的着装什么的,赵处长会说嘛

“我说你这么大一人!”开着车的赵云澜洋洋得意,还顺手把个棒棒糖塞进沈巍手里。“这么大个人,开车技术还是不行,最后还是得我来吧?我没手,你给我打开。”故意蹭了车的沈教授听话的拆了棒棒糖喂进赵云澜嘴里。

“每天教育学生,到了自己身上你怎么就那么较劲呢?”赵云澜把被发现身份的沈巍堵在办公室里如是说。“我...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