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长醉不复醒,但求多睡陈伟霆。

© 澄明琉璃瓦
Powered by LOFTER

夜行No.15

【严肃正经的画风都让狗吃了系列,我果然还是坚持不住,有一种拇指的画风穿越到夜行的错觉……】



萧景琰很难得的真的睡着了,也许是因为安心的环境,也许是因为放下了心头的一桩大事,等萧景琰醒了,日头都稍有些偏西了。
难得有了精神,萧景琰起来也顾不得吃饭,赶回宫中召见大臣,捡紧急的迅速处理着堆积的事务。好在朝中风气已变,能者居多,繁琐的事务也用不着萧景琰担心。忙里偷闲的时候,萧景琰抬头看看下面坐着的前来议事的大臣,突兀的觉得心口发烫。
这些朝臣,尽皆臂膀。都是支撑了大梁天下的忠良之士,活活有一多半,都是梅长苏安排了他们结交或是梅长苏曾推荐给他。而自己,就像跨越了多年,却被梅长苏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即便他走了,依旧为自己铺好了下面的路。
完好无损的疆土河山,还留在金陵的黎纲,还有这些栋梁之臣。
萧景琰觉得不单心口发烫,眼眶也发烫。
萧景琰自从知道了自己在改变历史起,就再没问过历史后来变成了什么样,一方面怕母后担心自己是生病了遗忘了过去,另一方面,蔺晨所说,萧景琰如何不怕?如果一切都是错觉,都是梦,怎么办。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梦醒一切成空,萧景琰每每想到都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
可突然萧景琰不怕了。
如果真是梦,就让自己彻底梦一场吧,萧景琰心动于梅长苏用生命铺成的路,珍惜爱护梅长苏铺好的这条路,可是这条路上不能没有梅长苏。就算是疯魔,沉沦,萧景琰也要竭尽全力,把梅长苏,拉到自己的身边。
从今以后,换成萧景琰,挡在梅长苏前面走。
萧景琰从醒来起,便一直处理自己病倒这几天的公务,除了吃了晚膳用了几盏茶就一直埋头苦干,连上上朝,萧景琰吃了午膳后才找了空休息。
闭着眼睛任由思绪慢慢抽离,等着睁开眼睛果然已经到了靖王府。
“这次内监被杀,蒙大统领被杖责了二十,被勒令30天破案,陛下罚的也太狠了!这……”萧景琰抬手示意战英不必再说下去,放下了手中的笔。
“备马,我去看看蒙挚。”
萧景琰进了蒙挚的门,就看到蒙挚一脸藏不住的惊讶从床上支起来朝自己这边看,看到自己后急着就要从床上起来又扯到伤口一副想叫不敢叫的样子,萧景琰也忍不住挂上了笑意。
“蒙大统领。”
“靖王殿下,稀客稀客,您怎么来我这了。”
“听说蒙大统领被杖责,特意来看看你。”萧景琰把凳子拉开坐在了床边“大统领就不必起来了。”
“多谢靖王殿下关心。”
“我听说父皇要大统领30日之内破案,不知道大统领有否把握。”
“这案子,我是毫无头绪,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办呢。”
“那倒不如,我请苏先生帮帮蒙大统领?”
蒙挚噎住,一句话也说不出,就怕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
“怎么?蒙大统领不信任苏先生?”
“不敢不敢……”
“景琰,你别吓蒙大哥了。”梅长苏进来就听到萧景琰在里面吓蒙挚,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心情瞬间就散了个精光。
蒙挚看见梅长苏,看见救星一样,根本没注意梅长苏的称呼,使劲朝梅长苏使着眼色,梅长苏忍不住喷笑出声。
“蒙大哥,景琰都知道了。”
“什么?哎呦呦……”蒙挚又蔫蔫的趴了回去“知道了?你怎么没和我说起过。”
“我怎么没同你说起过?”梅长苏看只有一把凳子让萧景琰坐了,索性坐在床边,与萧景琰对坐着“我不是和你说了,景琰那边不用担心了?”
“这也叫说啊,不是……”
“蒙大统领看起来气色还是很好,想必是没事了。”蒙挚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住了嘴。
靖王殿下你变了……
“景琰,当年瞒着你与蒙大哥通信是因为你太过冲动了,我又病的厉害,实在不敢让你知道,你就别吓蒙大哥了。”梅长苏憋着笑伸手在萧景琰膝盖上拍了拍,萧景琰顺势握住梅长苏的手。
“我知道。”蒙挚觉得这话里赌气的意味自己都听得分明了,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梅长苏,突然觉得有点心塞塞的。
“景琰,我以后不会了。”萧景琰达到了目的,也就握着梅长苏的手不再纠缠。
“蒙大哥,看你伤的不重我就放心了,你好好养伤。”梅长苏任由萧景琰抓着自己的手,扭头和蒙挚说话。
“小殊,这,这谋杀案。”
“你别管了,这案子你破不了,到时候30天一到,你就去和陛下请个罪,让他撤了你大统领之职。”
“不是,怎么……”
“怎么?舍不得你这大统领的位子啊。”
“小殊,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并非贪恋权势之人,只是我要是解甲归田了,谁帮你啊。”
“看来蒙大统领帮了小殊不少忙。”
蒙挚觉得自家的卫生今天着实没有做好,一股子酸味。
“景琰。”梅长苏看了眼萧景琰,捏了捏正拉着自己的萧景琰的手,把手抽了出来“蒙大哥,这案子谁都能破,就是你不能破,只要你好好养好伤,就是在帮我的忙了。”
“不是,为什么啊?”
“在宫墙附近,对内监下手,目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不管是哪个,直接危害的都是你,若是你下马,自然就有人顶替,朝中之事,素来就会行这不光彩的手段。”萧景琰收到了梅长苏的示意,也沉下心来和蒙挚说着。
“蒙大哥,既然他们敢对你下手,我就不会放过他们,安心养伤吧。”
“不是,你们,你们两个越说我越糊涂,你们到底什么情况?”梅长苏和萧景琰对视一眼,笑着别开了头。
“京城再动荡,幕后黑手无非那么几个,你下了马,京中最有可能得到你这碗饭的还能有谁?谢玉,除了他再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和动机了。”
“那这案子不就破了吗!哎呦呦……”
“好了,蒙大哥,知道了是谢玉,不代表你能破这个案子。”
“为什么啊?”
“做这样大风险的事,谢玉绝不会留下线索给你,就算真的找到线索,若是交到父皇那里,还不知他要如何猜忌。蒙大统领听小殊的,安心养伤吧。”
“景琰,我发现你聪明了很多。”
“我以前笨吗?”
“哎不是,你们先别说别的,那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
“你好好把伤养好,既然他们要动用江湖势力,我就让他们知道,这个江湖到底谁做主。”萧景琰含了笑偏着头看梅长苏,好像从梅长苏身上看到了过去那个最明亮的少年的影子。
“回去吧小殊,这么冷的天你别在外面呆太久。”萧景琰起身把自己放在一旁的披风拿起裹住了梅长苏。
“好。”
蒙挚:……
靖王殿下你变了,变得我看不透了。
小殊你也变了,你居然连再见都不说了。
蒙大统领觉得和这两个人说了一通话,比挨打累多了……顺便觉得屁股上的伤口更疼了。



【打个小滚】

评论 ( 9 )
热度 ( 86 )